加入收藏 | 加入q群【123456789】 12bet娱乐欢迎您,全新手机版app上限,一键下载安装,信誉平台官网,欢迎注册加入!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 电影资源 » 正文

飞鹤董事长冷友斌:心态归零

发布时间:2019-11-24 | 人围观

  “做婴幼儿奶粉没有诀窍,得老老实实打基础才行,没有好的奶源,就生产不出好奶粉,所以必须踏踏实实建产业集群,乳业想要做好,还真没别的捷径可走……”东北人骨子里的憨厚劲,在冷友斌身上显露无疑,作为飞鹤奶粉的董事长,冷友斌始终坚信量变才能引发质变。
 
  2019年11月中旬,在飞鹤奶粉走过50多个年头后,终于以发行价计市值超过670亿港元在港交所上市,成为历史上首发市值最大的乳品企业。对于这个结果,冷友斌并不觉得意外,在他看来这是水到渠成的事。“虽然市值能代表一些问题,但还是要从长远来看,尤其是婴幼儿奶粉行业,市场本就对国产品牌有偏见,唯有深耕产业集群,从源头保证品质,才有进步的可能。”
 
  话虽如此,可直到最近几年,飞鹤才逐渐摆脱增长的瓶颈。2016年飞鹤的收入规模仅为37.24亿元,而两年后,2018年,飞鹤的收入规模已经增长到103.92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67.05%;净利润也从2016年的4.06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22.42亿元,年复合增长近135%。2019年上半年,飞鹤的业绩延续增长的态势,实现营业收入58.92亿元,同比增长34.37%;实现利润17.51亿元,同比增长60.42%。
 
  可事实上,尽管三聚氰胺事件已经过去近10年,但大部分人对于国产婴幼儿奶粉仍然充满担心,不少人宁愿海外代购也不愿在国内购买相关奶粉,生怕品质无法保证。有趣的是,在这种情况下,按零售销售价值计,飞鹤在2018年仍旧取得了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排名第一的位置,市场份额占比达到15.6%,在超高端市场,市场份额则达到24.7%。
 
  “一口气都不能松。”从事乳业食品30余年,冷友斌比旁人更清醒地认识到把控乳制品源头的重要性,“没有好的奶源,就产不出好的奶粉。而且这个行业要做好,就一定要在产品、科技、配方等方面不断创新,学习。”
 
  第二次创业
 
  飞鹤前身是黑龙江农垦总局赵光农场老八连乳品厂,2001年黑龙江总局对旗下乳制品企业进行整合,成立完达山集团,为了保住“飞鹤”品牌,时任厂长的冷友斌带领一班人马与“飞鹤”到克东县另谋发展,背负着原厂1400万债务,开启了第二次创业之路。
 
  从2006年起,冷友斌就开始在黑龙江建立大型牧场,要从“牛身上”下功夫,“很多收进来的牛奶,没有掺假,但是营养不够,达不到母乳喂养的标准,所以后来我们就下决心来改变整个的奶源模式和产业集群模式”。在冷友斌眼中,坚持深耕产业集群,要从牛吃的饲草饲料开始,到生产流程,再到交付成品每个环节都不能大意。
 
  更何况就黑龙江那片黑土地而言,不同纬度的温度、土壤、环境不一样,种出来的饲草饲料也不相同,很容易导致牛产出的鲜奶营养不均衡。再加上前期成本投入居高不下,很多乳品企业很难坚持长期投入。再加上中国乳业的零售价格约等于出厂价加上15%左右的利润,很难有利润空间去做服务,也就导致乳品企业既难建立自己的品牌影响力,在品质上也比外资企业差了一截。
 
  事实上,在其他品牌都在纷纷做品牌抢占市场时,只有飞鹤在做“不合时宜”的事,冷友斌倾尽了一切要做婴幼儿奶粉的产业集群,当然也有不少人劝冷友斌放弃,在他们看来抓住市场先机远比产业集群重要。冷友斌也不是没有动摇过,但他觉得最难的,不是要不要做产业集群,而是如何让飞鹤的员工都认同自己,坚守住底线,“尤其是最开始,听懂和会做是两件事,很多时候做着做着就跑回原来的老路,只能不断调整、改变,不断去反省自己”。 
 
  早在冷友斌十几岁的时候,家里就在养牛,他更是体验过喂牛、挤奶等一系列强劳动力的工作,对生产的各个环节都了然于心。哪个环节最容易出问题,哪个环节最容易被忽略,容易产生质量漏洞,冷友斌往往是最先发现的那一个。“尤其是当确定了质量为先的战略方向后,其他的东西都要为其让路。”在冷友斌的意识里,好产品是生产出来的,不是后期检验出来的,质量是保证每个环节的主要因素,同时也制约着生产环节,在飞鹤,因质量引发的问题,有它的一票否决权,是比财务更重要的事情。

点击下载 网盘密码:
声明:本站下载资源收集整理于网络,只做学习和交流使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请在下载后24小时之内自觉删除,若作商业用途,请购买正版,由于未及时购买和付费发生的侵权行为,与本站无关。本站发布的内容若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删除,我们将及时处理!
标签:
Top